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动向 > 央行动态 > 默克尔还是勒庞能为欧洲带去未来

默克尔还是勒庞能为欧洲带去未来

2016年12月26日 15:21 | By : Mex Group

那个劫持货车并冲进圣诞集市,并造成12人死亡、逾48人受伤的圣战分子,造成了比他想象中更大的损害。如果肇事者是无权在德国逗留,并处于被监视状态的突尼斯圣战分子,那么警告声不仅对默克尔敲响,也对欧盟敲响。 跨国精英和右翼民粹主义者都明白了此中的意义。当野蛮的暴行的消息传遍欧洲,其反应是瞬时的,也是可预测的:在2017年法国大选领先的候选人、法国国民阵线的勒庞称,“要有多少人死在伊斯兰国极端主义者的手中,我们的政府还会关闭边境,停止收容成千上万的非法移民呀? 4 荷兰首相候选人Geert Wilders也称,他们痛恨并杀害我们,并且没有保护我们,我们的领导人背叛了我们,我们需要一个政治革命。伊斯兰的移民是一种入侵,这个问题将会取代我们的人民,抹去我们的文化。德国极右翼主义者Marcus Pretzell称,这是默克尔的死亡。 带领英国脱欧的Nicholas Farage称,圣诞大屠杀是默克尔的遗产。欧洲的民粹主义者正在把伊斯兰国的暴行归咎于默克尔在2015年向叙利亚和中东战争的难民开放边境。在此之前,默克尔已经因为移民中的暴徒在新年前夕猥亵并且强奸了科隆的一个女孩倍受指责。即使是认同默克尔开放边境收容难民举措的人,也感受到默克尔的危机之重。 但似乎越来越少在听这样的话了。确实,欧洲近十年一直在处理死伤者,从恐袭马德里,到伦敦,到巴黎,到柏林,到布鲁塞尔,欧洲人们对民主价值的重复越来越不感兴趣,他们更想知道的是他们的政府将如何使伊斯兰国极端主义驱逐在境外,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1000 人的健康应该是最高法则。自由主义者也许会告诫我们,所有的种族、信仰和文化都是平等的,来自任何洲、国家和文明的人都应该可以去往西方,并被同化。对于某类移民的歧视,是不民主和不自由的。但人们已经不相信这些了。欧洲和美国已经越过了这些20世纪的自由主义真理了。 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呼吁美国和欧洲将无数移民带回国家,而没有考虑他们是谁,为什么他们来到这个国家,以及他们信仰什么。右翼主义和反移民政党在欧洲获得成功的理由很简单。主流政党没有做好政府的第一要务——保护人民的安全。  

关键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