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大通金融集团新闻网 > 美国就业与通胀相背美联储加息决策难下

美国就业与通胀相背美联储加息决策难下

2017年5月5日 下午4:43

受汽油和新车等产品价格的影响,美国PCE物价指标在触及五年最高水平后出现回落。3月核心PCE同比仅增长1.6%,明显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而与此同时,美国3月失业率则由2月的4.7%降至4.5%,为近10年新低。

3

高盛认为,美国经济已经实现完全就业,从这个角度来看,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的理由充足。但是从通胀来看,过去多年来,鸽派认为让通胀回到2%应该是更优先的任务。

高盛表示,预计在未来数年中,随着通胀加速至超过2%,这种困境会自然消失。但是如果劳动力市场过热,同时核心PCE指标增幅有限,美联储面临的困境短期内难以消失又该怎么办?为回答这个问题,高盛就当前这轮紧缩周期以及上一轮紧缩周期分别作了分析。

高盛表示,2013年12月以及2015年,美联储分别决定缩减QE和开始加息。在作出这些决定之前,核心PCE指标长期低于美联储目标。尽管在过去两次加息时核心PCE曾经超过1.7%,不少FOMC成员对加息依然心存犹疑。

要求等待通胀抬头的最典型代表,包括Evans、Brainard以及Tarullo,他们在2016年就开始警告不要过早加息。但是,最后的结果表明,美联储更在意劳动力市场过热会导致未来被迫过快加息。高盛称,关于美联储在这两个因素上的权衡,2016年底美联储主席耶伦关于“高压经济”的表述是又一个例子,FOMC当时再度决定应该避免出现经济过热的风险。高盛认为,这表明,在通胀不振和劳动力市场过热这个困境中如何抉择,FOMC已经应对自如。

到了2000年5月,FOMC累计加息175个基点。高盛称,在这期间美国失业率进一步下滑,但是核心通胀仅小幅上扬。尽管通胀数据疲软,但FOMC担心短期内通胀压力的积累,因而先行采取行动,且“仅在需求放缓到不再有过热风险的程度时才停下脚步。”

大通金融集团分析师表示,从这个时期的情况来看,即便实际通胀没有问题,美联储对市场过热和通胀进一步抬头的担忧就会促使他们稳步收紧政策。对于市场而言, FOMC似乎习惯于在加息上先行采取行动,而不是等待通胀达标,因而市场价格就容易定的过高。

声明 :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以商业目的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2010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