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回避6月加息的可能

2015年4月17日 上午10:16

当前位置: 大通金融集团新闻网 > 美联储回避6月加息的可能

美联储回避6月加息的可能

u=3863219293,3499872449&fm=11&gp=0

一系列疲软的经济数据加大了美联储何时启动加息的不确定性,美联储最早于6月份加息的前景正变得黯淡。

数据显示,美国3月就业人口增长放缓、零售销售支出温和、工业产出大幅下降,以及建筑业逊于预期。这些数据强化了市场对美国经济第一季度增长放缓、且进入第二季度后缺乏强劲动能的预期。

在决定将利率从近零水平提升之前,美联储官员希望看到就业市场持续改善,且要对通胀可以升向2%的目标具备足够信心。大多数美联储官员预期美国第一季度经济增长放缓只是暂时性的,但他们需要一些时间来确认经济反弹是否势在必行。

“今年第一季度公布的数据非常疲软,”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洛克哈特周四表示,“这加大了美国经济未来走向的不确定性。”

洛克哈特在美联储官员中持中性政策立场。今年2月,洛克哈特表示希望保持对6月份加息的开放态度,但在周四的讲话中他并未提及这点,他称有积极证据显示美联储可能在短期内达成2%的通胀目标。他表示,6月份加息的可能性并未脱靶,但该选项并非本人的首选。

对美联储官员来说,经济形势的转变或多或少像是噩梦的重现。以近六年的周期来看,经济增长继续回落至美联储官员的预期之下,这样令人失望的结果导致他们被迫持续调整预期。

很多美联储官员认为,进入到今年,经济将最终走在强劲的增长轨道之上。此前2014年的若干个月,美国经济增长强劲,且有迹象显示金融危机导致的不利因素正在衰减。因此,美联储官员们开始将首次加息的时间看向今年年中。自2008年12月以来,美联储一直将短期基准利率保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准,以刺激经济增长。

在3月份的政策会议上,美联储官员为最早6月份加息敞开大门。但在近期一系列疲软经济数据公布之前,他们对6月份加息是否应该得到承诺存在意见分化。

部分倾向于6月加息的官员对自己的立场留有余地。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2月份表示,年中加息是个“可行的选项”。在周四的演讲中,她坚持对经济的乐观展望,但表示加息的条件是:经济增长“重拾动能”。

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本月表示,疲软的经济数据增加了美联储年中加息的障碍。

期货市场同样执此观点。投资者对美联储6月份加息的押注极低,且暗示出9月份加息的可能性也已下降。

大多数美联储官员仍然表示,他们预期今年开始加息。

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周四继续表示今年加息是有可能的,但他并未提及具体时间点。他补充道,当加息到来时,步伐可能是缓慢的,或许只有25个基点。

随着各国央行行长、财长,以及IMF将于华盛顿召开会议,市场对美联储的更多疑问也浮出水面。美联储主席耶伦未来数日将与海外同僚交换政策意见。

周四再度公布了令人失望的美国经济数据。美国商务部称,3月新屋开工温和上涨2%,尚不足以逆转2月份下滑15%以及1月份小幅下滑的颓势。自去年12月份以来,美国新屋开工下滑了14%。

美联储本周早些时候报告称,第一季度工业产出同比下滑1%,为2009年第二季度以来首次出现季度下滑,部分归咎于石油钻探活动的下降。

美银美林分析师认为,消极经济数据相对于积极数据的意外程度,已经在最近数月大幅增加,增幅创2009年经济复苏以来的最大。

消费者的表现成为美联储官员们的重大困惑。除了3月份的势头放缓外,就业增长保持相对强劲。油价下跌利好消费者钱包,股市和房价上涨也促进了部分家庭财富的增长,此外,债务负担也已经下降。

然而,自去年12月份以来,美国零售销售疲软不堪。剔除对能源的消费,美国3月零售销售同比仅上涨4.4%,相比之下,去年12月上涨6.7%。

“第一季度的消费支出并没有预期般强劲,”洛克哈特表示,“我们并未看到消费支出如预期般因油价下跌获得提振。”

美国消费者对经济前景至关重要,因为其它经济引擎并未开足强劲马力。最引人注目的是,美元走强潜在对美国出口的削弱,且油价下跌已经导致能源行业削减投资。于此同时,尽管利率低企,住宅建设也仅仅温和增长。

“各行各业对增长的贡献大不相同,”梅斯特表示,“贸易行业对增长的拖累是否比我预期的加大或者放缓,将成为影响我对加息看法的风险之一。”

声明 :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以商业目的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2010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