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CAD.ecn
 
0.99987/ 0.99997
AUDCHF.ecn
 
0.76666/ 0.76676
CADCHF.ecn
 
0.76674/ 0.76684
GBPCAD.ecn
 
1.63523/ 1.63543
AUDJPY.ecn
 
87.1170/ 87.1230
AUDNZD.ecn
 
1.08222/ 1.08232
AUDUSD.ecn
 
0.78587/ 0.78587
CADJPY.ecn
 
87.1320/ 87.1390
上海自贸区现庞氏骗局:假外汇平台承诺月付息12%
2015年6月12日 下午2:25 点赞:1611

one_20140515101731242

骗子法宝一般有两个:一身唬人的行头和一个漂亮的故事。陆望把这两个法宝发挥到了极致。

2014年2月某日,地处上海自贸区的上海遁甲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遁甲资管”),执行董事陆望正陪考察客户四处转悠。一群紧张忙碌的操盘手、一排排高大上的电脑、一个真假难辨的交易系统,客户很快陷入了他的“圈套”。

在新政策频出的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炒外汇成了最好的“素材”,一个兼具时代潮流性以及专业迷惑性的故事出炉了。

利用投资者对政策的懵懂和误读,一场以自贸区、炒外汇为噱头,租赁破解版外汇保证金交易操作系统,并人工输入账户资金以及每日资金变动情况的骗局已经上演。

“负面清单没有的都可以做”

上海自贸区虽然地处上海,但是巨大的政策红利、自由的交易氛围、浓厚的金融气息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遍了全国各地。

2014年2月,辽宁人林化郭(化名)通过在沈阳做投资理财时认识的朋友了解到,上海自贸区可以进行外汇方面的投资,当月20日,林化郭赴上海,并在该朋友的引领下找到陆望,咨询在自贸区投资事宜。

陆望向他表示,上海自贸区实行负面清单政策,凡是负面清单上没有注明的项目在自贸区都可以做。

随后陆望介绍,遁甲资管正是从事外汇项目,操盘手团队出身华尔街,他本人也曾有过北京汇丰银行的工作经历。如果投资遁甲资管的外汇项目,可获每个月至少12%红利,并承诺保本付息,投资零风险。

听了陆望一席话,林化郭有些动心,也有些疑虑。为了进一步说服林化郭,陆望带他去了远郊的办公区实地考察。

在遁甲资管办公室,林化郭看到了许多正在操盘的工作人员。随后,他从网上下载了由遁甲资管提供的所谓“MTK”交易系统,这个系统每天精准地记录着个人交易账户的资金进出情况。

为了谨慎起见,林化郭还特地到自贸区窗口咨询,获得“只要负面清单上没有的都可以做”的答复。

这让林化郭打消了最后一丝疑虑,当月便投资了20万元,随后的3~8月又分多次增资。陆望向他承诺,投资超过500万即可成为经纪人,发展新的客户,并可获得公司40%的股份。这些条件和交易在当年7月份达成。

展现在林化郭眼前的是一个运转完美的团队、有定期红利进账的美好未来。殊不知,在背后是陆望等人编织的一张以欺骗客户投资款、意图卷款跑路的巨网,而那些看似真实的交易系统只是这场骗局的道具,林化郭则是这个团队发展的第一个下线。

搭建虚假外汇交易平台

这是一场源于外汇、终于外汇的骗局。

2014年初,陆望伙同他人共出资95万元玩外汇,但不到一个月亏了68万元。巨额资金亏损,让他们动起了歪脑筋。

陆望等人本来打算租用外汇保证金交易平台,采用做市商的模式和客户对赌,进而赚取客户输掉的钱,但是经商议后觉得这种方式来钱太慢,于是陆望等人将目光转向了通过传销的方式来骗钱。

2014年4月26日,在上海市基隆路1号1118室,遁甲资产正式成立,骗局由此开始。

这个局,简单来说就是在网上租用一个外汇保证金交易平台的破解版,名为“MTK外汇保证金交易平台”。为了让客户相信该平台可以盈利,陆望等人通过后台操作将客户入金的情况输入平台,营造出根本不存在的“外汇保证金交易”,让客户感觉到陆望的团队在为其进行交易并不断盈利。随后陆望围绕这个平台编造出一个不费力就能赚钱的美好故事,并以多层次发展线下的方式获取客户,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对于一个基于“故事”之上的公司,那些复杂而严苛的盈利、风控、管理都变成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公司没有任何实际经营活动,除了给客户分红,即前期返利,其他都是公司盈利。”陆望一语道破其中玄机。

而在这个骗局中,唯一让陆望颇费了一番脑筋的是“MTK外汇保证金交易平台”。

由于陆望前期向客户声称,以炒外汇项目为核心业务的遁甲资管的母公司受到英国金融监管局监管,因此陆望需要搜寻到这样一家母公司,最好这个公司没有直接的实名网站。“如果有实名网站,客户会很容易查到这家公司没有子公司。”陆望说。

随后,陆望选定了一家受英国金融监管局监管的位于比利时的MTS公司,并且选择了和MTS最接近的MTK作为平台名字。“对客户来说,这样最具有欺骗性。”

平台搭建好了,接下来最重要的便是“发展下家”——只有源源不断的投资者“入局”,才会有源源不断的资金入账。

但由于公司没有将投资款用于任何生产经营活动,也没有进行任何再投资,因此这个局必然不会撑太久。那么,哪一个时间点是坐庄者引爆“地雷”的最佳时机?

以遁甲资管为例,以一年为周期,每三个月为一个阶段,分别为客户的培养期、成长期、爆发期以及衰退期。平稳度过第一阶段的培养期,投资款将会逐步增加;到第三阶段资金会大规模涌入;到了衰退期,便会出现客户要求平台退还本金的情况。

对遁甲资管而言,在长期支付月息最少12%,却没有资金进入的情况下,最后的结局就是平台关闭,拿钱走人,而这个最佳时期就是第三个阶段:客户爆发期。

在第三个阶段,陆望以及合伙人卷款跑路。突然的失联让诸多下线“慌了神”,在屡次联系失败之后,他们终于死心报了案。这场骗局也随着公安等部门的介入而“真相大白”。

防漏洞强化新规解读

在上海自贸区这片土地上,改革红利之下,资本的神奇效应每天都在上演,这种氛围不仅活跃了金融市场,也成为打擦边球的阵地。

在陆望事件中,自贸区、负面清单以及炒外汇就成为最好的“噱头”,兼具时代潮流性以及专业迷惑性。

负面清单是国际上重要的投资准入制度,政府以清单的方式明确列出禁止和限制投资经营的行业、领域、业务,清单之外的,各类市场主体皆可依法平等进入。

“自贸区不是完全的法律特区,在区外受法律限制的行为,在区内一样受限制。”上海市检察院驻派自由贸易试验区检察室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负面清单的管理主要针对经济政策,并非规范所有行为,不能下非此即彼的结论。

上海交通大学金融法学教授许多奇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负面清单最开始是针对国际投资中的政策而制定的清单,它解决的是国际投资中的市场准入问题。特定领域必须受到特别的监管,特别是金融领域,要受到金融法的特殊监管和调控。对外资而言,不在负面清单中只是意味着允许某种类型的投资,而不意味着可以突破其他法律底线,做违法犯罪的事情。

上述负责人表示,投资者对于自贸区新政策尚处于了解的过程,若存在揣摩和猜测的情况,应前往管理部门进行咨询。而且在咨询时,不能仅仅到窗口部门做简要询问,应该前往具体出台规定的部门做详细咨询,因为即使是专门研究自贸区的人员也要不定期地咨询外管局、海关等是否有新政出台。

同时,这位负责人建议,自贸区应建立政策解读长效沟通机制,定期向社会解读自贸试验区最新的改革措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马上注册

注:请填写正确的邮件地址和手机号码

1:邮件地址用于接收下载链接

2:手机号码用于接收验证信息

搜一搜
搜索
声明 :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以商业目的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2010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