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对地方财政政策发生由紧到松180度转变
2015年5月29日 下午5:37 点赞:2207

05586b8a80eaf663c82dcfb01a0cf7e6

为应对疲软的经济,中国政府宣布重启借贷。

5月上旬,据中国国务院发布的一份文件,监管部门允许地方政府使用政府支持融资平台公司举债,放松了对地方政府融资的限制。而融资平台公司正是外界认为过去几年来地方政府债务迅速增加的罪魁祸首。

这一重大转变的背景是,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推进金融改革,减少经济对大规模投资的依赖程度,扩大个人消费对经济的刺激作用,然而这一努力与中国另一项更加紧迫的全国目标——提振经济增长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

允许地方政府使用政府支持融资平台公司举债

根据最新规定,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可继续为在建项目从银行贷款。规定称,若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在偿还银行贷款方面遇到麻烦,应就贷款合同进行重新协商和展期。规定由中国财政部、中国央行和中国银行[-1.14% 资金 研报]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下发。

29日,外媒对文件做了一系列解读,彭博社认为此举意味着中央对地方政府的财政政策问题似乎出现了180度的转变。华尔街日报也认为中国开始放松地方政府融资限制,中国政府此前解决地方政府庞大债务问题的举措被推翻,这标志着一项旨在整顿财政状况的优先改革任务遭遇挫折。

2014年底,政策收紧欲砍地方债罪魁

2014年,中国针对地方政府不可持续的高筑债台实施了彻底的财政改革。10月,国务院下达“43号文”,法律禁止地方政府从银行借贷,地方政府就通过表外金融企业来为房地产和基建项目筹资,这类企业被称为地方融资平台公司。这样做的结果尽管创造了就业,同时也造成了资金的巨大浪费,用以建造诸如至今沦为“鬼城”的天津复制曼哈顿项目。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对这种地方财政以表外业务融资方式发起改革,计划以发债模式代替。为了售卖债券,倒逼地方政府对投资人公开财务数据。

投行分析本轮政策态度转变

德国德意志银行在5月20日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这项国务院的指令“是中央对地方财政政策态度的180度转变,地方财政政策从收紧变成了宽松。”

香港智库经纶国际主管肖耿在一份研报中描述,“楼部长想要根治不可持续的地方债癌症,但这种政策转变将削减消费、减少开支,降低一切消耗。这个‘手术’过程中,他又必须保证‘病人’活下来,即经济不垮掉。”

此前,经济学家认为,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有落入7.1%低速增长的风险。

地方政府和表外融资债务平台的关系是暧昧不明的:债务融资平台技术上归属国有企业。地方省、市政府又发起了数以千计的融资平台,这些平台之后又用地方土地作为抵押换取银行贷款。

《华尔街日报》认为,这一重大转变的背景是,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推进金融改革,减少经济对大规模投资的依赖程度,扩大个人消费对经济的刺激作用,然而这一努力与中国另一项更加紧迫的全国目标——提振经济增长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

《华尔街日报》还称,上述国务院规定出台前,中央政府还曾不动声色地允许地方融资平台公司重新进入中短期债市,比如沈阳市政府拥有的沈阳公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中 央政府去年底对地方融资公司关闭了银行间债市(五年期以下债券可在这一市场出售),引发了中国大陆证券抛售。但知情人士称,上个月,这一市场重新向那些公司开放,主要是出于对经济大幅放缓的担忧加剧。

事实上,中国高层放松对地方政府束缚的行动也并未结束。发改委在5月25日发文,全面放宽城投类企业债券的发行条件,并提出鼓励优质企业发债用于重点领域、重点项目融资,同时还将支持县域企业发行企业债券融资,指定类别的债券也不受发债企业数量指标的限制。值得一提的是,扩容后的城投企业债明确不属于地方政府债务。

《华尔街日报》援引穆迪分析师Nicholas Zhu观点称,在地方政府融资体系结构改革的步调问题上,中国越来越显示出一种实用主义的心态。

地方政府和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的关系是不透明的。融资平台公司从所有权上来说属于国有企业。多地过去几年成立了成千上万个融资平台公司,但他们用国有土地做抵押,以获取银行贷款。

瑞穗证券(亚洲)估算地方债规模已达25万亿元人民币(4万亿美元),比德国GDP规模还大。而中国国家统计局官方公布的数据仅为17.9万亿元,而今年将有1.86万亿元债务将到期。

地方财政改革再次被提上议程,这个问题太大以至于不能假装没有。台湾TCW基金公司一位分析师David Loevinger,也是美国财政部前中国专家表示“财政政策不修正,中国就无法获得可持续增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马上注册

注:请填写正确的邮件地址和手机号码

1:邮件地址用于接收下载链接

2:手机号码用于接收验证信息

搜一搜
搜索
声明 :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以商业目的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2010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