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暴跌6.5% “5·28”不是“5·30”
2015年5月29日 下午12:46 点赞:1511

120281150

上证指数豪取8连阳,逼近5000点整数位之际,A股市场终于开启了调整模式。5月28日,在汇金减持工行和建行传闻等多重利空因素影响下,沪指惊现八年前一幕——暴跌6.5%,下滑了320多点,创年内第二大单日跌幅。这看起来与8年前的“5·30”跌幅相同,但细究其因,本质却有根本的不同。

此前的逼空上涨,让市场一片疯狂,但诚如每经研究院院长李伟在一篇看盘随笔中所言,“如果过度投机的股市,成为房地产之后的又一个虹吸实体经济和全社会资金的黑洞,从而阻碍了创新创业之国家战略的实施,那么其后果可想而知。”在此,我们可以大胆预判,“5·28”暴跌不是牛市的终止,也许它会开启一段令人感觉更加安全的慢牛征途。

全面剖析6.5%8年前半夜鸡叫 8年后集体恐高

正当人们为股指的持续冲高而感到不安时,A股昨日来了一次大调整——沪指单日跌去321.44点,跌幅达到6.5%,总市值蒸发约2万亿元。

6.5%的跌幅,以及5月28日这一时间点,不由得让人想起A股历史上赫赫有名的“5·30”暴跌。8前年的2007年5月30日,上证指数暴跌281.81点,当日跌幅同样是6.5%,沪指更是在“5·30”后开启了一波令人近乎绝望的下跌。

尽管从跌幅、下跌时间等因素看,“5·28”与“5·30”极其相似,但通过深入研究,还是可以看到两者存在明显差异:“5·30”是由调整印花税直接引发的;而在昨日暴跌中,投资者没有闻到“监管的味道”。因此,沪指昨日的暴跌只是神似“5·30”,实非“5·30”。

5·30”回忆再起

昨日,A股市场遭遇了本轮牛市启动以来第二次超级暴跌,全日上证指数暴跌321.44点,跌幅6.5%,在日K图上画出一根极长的阴线。沪指相继失守4900、4800、4700三个整百点关口,收盘报收4620点;成交量方面,两市合计成交超过2.4万亿元,再次刷新历史天量。

具体盘面来看,几乎是全行业全线下跌。其中石油、水务、证券、航空、交通等行业跌幅居首,大面积个股暴跌:沪市中跌幅超过9%的个股达到了407家,深市达到了534家。

从各大指数看,所有指数无一幸免。上证50跌6.58%,上证180跌6.73%,沪深300跌6.71%,而中小板指数跌6.3%,创业板指数跌5.39%。如此惨烈的下跌,让人不由得想起8年前的“5·30”行情。

然而在盘后,市场所能找出的利空因素,也无非是5月26日汇金公司在A股场内减持工行和建行,以及央行可能实施千亿规模的正回购等寥寥数条而已,似乎难以对市场造成如此大的影响。而“5·30”的发生则是有具体重磅利空的:财政部在“5·30”前夜突然将股票交易印花税从1‰升至3‰,使得当日股指大幅低开,这与此次“5·28”暴跌明显不同。

为何昨日市场会出现大跌?由当前行情来看,此次大跌更多是一种市场的自我调节行为。经过5月初的一波“三只乌鸦”式调整后,沪指牛不停蹄一路狂奔,直接将指数从4200点推至5000点城下,14个交易日内上涨了20%,而创业板指更是上涨了接近30%,这必然导致短期内累积了极大的获利盘。在指数连创新高的背景下,市场恐高情绪加重,神经极度紧绷,稍有“风吹草动”便“一发不可收拾”。

牛市应与改革同步

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不断发展,监管层也更加理性,“该市场决定就让市场自己决定”。动辄就采用行政手段影响市场,显然不是成熟的资本市场应有的表现。而与之对应的是,A股的投资者相对就没那么理性了,“搏一把就走”的思想在股民中非常普遍。

如今我国正面临一系列重大改革,这不仅仅包括资本市场,更要着眼于整个实体经济。如今注册制、国企改革、扶持小微企业等诸多目标还远未完成,如果股市过早走完了行情,对国家整体战略必然是有害无益的。

北京望道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总监王杰表示,短期快速上涨,上证指数5000点的整数关口,市场心理本就脆弱,而此时汇金公司减持,空头资金对这个信息也就变得比较敏感。

市场会这样轻易的结束吗?“当前不可能,一次暴跌岂能打出A股大顶?”王杰认为,从昨日的暴跌可以看到,上证50、上证180跌幅更大,暴跌更多冲击的是大盘股,与“5·30”行情中中小市值个股杀跌不一样。

当前市场依然有明显的上涨趋势,尤其是新资金依然在源源不断流入,这也就注定像昨日这样的暴跌是不可持续的。特别是估值低、涨幅本就偏小的大盘股,再跌肯定很快就有人抄底。牛市很难以汇金的减持来见顶。

国家希望股市走出“慢牛”,这已经是市场的共识。因此可以预见,只要股市不出现急速的暴涨暴跌,监管层“无形的手”就不会出现,股市长期向好的方向,依然不会改变。

深度对比“5·30”:7大异同点预判后期走势

单日暴跌6.5%,跌幅等同于8年前“5·30”惨案,这不是一场梦,这就是过去24小时内,A股又一次迎来的深度回调。周初投资者还在亢奋享受泡沫,周尾便勾起了“5·30”行情的记忆。

虽然历史不会简单地复制,但在几乎同一时点,同一跌幅,到底存有多少的共同点,又有多少不同点,需要让浮躁的情绪平静下来细细辨别。经历了疯狂,也经历了洗礼,只有抓住行情本质内因,才能在风雨后见到真彩虹。

市况对比:跌幅不及 放量远超

长阴暴跌,沪指单边成交1.25万亿元,创历史天量,伴随着量能的放大,沪指昨日下跌6.5%。进入二季度以来,A股明显进入了加速放量上涨的节奏,成交金额也较一季度有着大幅增加,沪市单边日均8500亿元左右成交成为常态,更有多日单边成交突破万亿元。而昨日,沪市1.25万亿元则创造了历史最高。

而2007年“5·30”当天也是不折不扣的放量下挫,当日沪指大跌6.5%,对应成交高达2755亿元,是2006年日平均成交额242.5亿元的11倍。同时,2007年5月沪市日平均成交也有2206亿元之多。由此不难发现,“5·30”大跌时,市场仍处于明显放量阶段。

不过,从跌停数量来看,昨日两市近500只个股跌停,约占个股总量的18%;而在“5·30”当日,则有近800只个股跌停,占比接近60%。不难看出,“5·30”暴跌更加彻底。

周期对比:时点相近 形态相似

缘何昨日暴跌令投资者会直接回想“5·30”,原因很简单,昨日是5月28日,虽然无法完全切合2007年5月30日,但考虑到5月30日休市的缘故,此次暴跌的时点与“5·30”时几乎同步。

在此次暴跌之前,A股持续上涨时间也与“5·30”之前相似。

进入2015年,主板沪指在3月上旬之前处于高位整理,消化2014年11月降息后巨幅上涨带来的利润空间,而到了3月中旬之后,股指开始持续地上涨,鲜有调整。

而在2007年,主板同样在3月之前,处于高位震荡,也在消化2006年下半年的获利盘,进入3月中下旬,沪指进入不回头的猛涨态势,可以说,在暴跌前的上涨过程中,此次与“5·30”之时,也达到一定相似程度。

此外,从股指的涨幅来比较,2007年1月4日至5月29日,沪指累计涨幅达到62.02%,而2015年1月4日至5月27日,沪指的涨幅为52.77%,从暴跌前的绝对涨幅来看,2007年走势显得更加疯狂。

环境对比:本轮市场化调控管理层更宽容

进入本月股指狂奔的阶段,其实官方媒体已开始提示风险。

从5月4日开始,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三大官方媒体同时警示A股风险,这一幕相当罕见。

与此同时,监管层也在一直对降杠杆、伞型信托以及不合规的配资进行查处,证监会更是宣布对六类操纵市场行为进行重点打击。从表态来看,监管层采用了更多的市场化手段来推动牛市更健康、规范地运行。

而在“5·30”时期,监管层的态度则强硬许多。

2007年5月11日及5月23日,证监会两次发文,都采用了“买者自负”这样的措辞。遭到市场无视之后,提高印花税这样的“撒手锏”就不期而至。

估值对比:整体市盈率仍低于“5·30

再从估值水平来比较,截至昨日收盘,深市整体平均市盈率为60.59倍。其中,深市主板为37.38倍、中小板为75.21倍,创业板市盈率则达到129.86倍;而整个沪市平均市盈率则只有21.97倍。

2007年“5·30”时,沪市的平均市盈率超过40倍;深市平均市盈率则在60倍左右,在6124点时,沪市平均市盈率攀升至69倍,当时中信证券市盈率为48倍,海通证券为39.34倍。

直观数值对比,目前A股估值相较“5·30”时期,并不算高。

信达证券日前也分析指出,在2007年5月29日,即“5·30”暴跌前一天,以当天收盘价计算的PE估值分布图,显示出当时蓝筹股相对较为低估。但是,当前的蓝筹股PE估值则相对平均水平更低。

诱因对比:加印花税乃大杀器影响远超汇金减持

与“5·30”是由突发事件引起,整日股指低开低走不同。昨日的大跌,并无实质性重磅利空。

昨日早盘,沪指还处于上攻阶段,午市收盘前开始出现小幅回调。到了中午,根据港交所披露信息,汇金于26日减持工行、建行合计逾35亿元,年内首度减持四大行。不过35亿元的资金对于如今的市场来说仅是“九牛一毛”。

而在2007年,财政部5月29日晚间宣布,从2007年5月30日起,调整证券(股票)交易印花税税率,由现行1‰调整为3‰。即对买卖、继承、赠与所书立的A股、B股股权转让书据,由立据双方当事人分别按3‰的税率缴纳证券(股票)交易印花税。

上调印花税消息一出,5月30日沪指低开低走,暴跌6.5%。

龙头对比:中小票均为杀跌重灾区

从昨日市场表现来看,前期暴涨的小盘股和次新股成为市场杀跌的主要对象,更不乏盘中“闪跌”20%的个股。

次新股中以鹏辉能源为例,该股上市股价一直处于涨停状态,几乎一直无量封涨停,昨日收盘前夕,该股依旧死死封在涨停盘上,但就在最后5分钟,该股突然打开涨停,直线跳水到跌停,全天振幅高达20%。

鹏辉能源只是次新股暴跌的代表,鲍斯股份、运达科技、普丽盛以及金雷风电等数十只个股均完成了一次“20%的大跳水”。

同样,之前遭到爆炒的安硕信息、全通教育等小盘股,昨日虽然没有跌停,但是这些个股早已先于大盘调整,短期跌幅巨大,周跌幅排在跌幅榜前十。

而2007年“5·30”时期,当时领导市场的,也是小市值个股和题材股,重组题材成为市场资金追逐的热点。而在最后“5·30”到来的时候,这些被爆炒上天的个股,出现连续的暴跌,比如新华光(现名光电股份)、东华软件、茂业物流等。

杠杆对比:融资超2万亿 放大波幅

目前的牛市,其实是货币宽松下形成的“水牛”,特别是融资高杠杆的推波助澜,使得资金源源不断流入,推动股指前行。

今年5月20日以后,沪深两市的融资余额突破2万亿元关口,之后一直维持在这一水平之上。

而在2007年,新股民疯狂入市成为增量资金的主要来源,当时开户数每天的纪录不断被刷新,社会闲钱不断流入股市中。

数据显示,2005年7月~2006年10月,我国居民储蓄资金少增大约3000亿元。而从进场情况来看,2006年股票型基金净增约1000亿元投入。

不难看出,在融资融券、伞型信托等作用下,如今市场杠杆远高于2007年,资金面更为充裕,同时资金面风险也更大。

结论

历史规律显示:反弹是大概率事件

通过7项对比,其实不难看出,虽然大跌的时间点、跌幅与“5·30”相似,但是监管层目前对A股的态度是控制和纠偏,防止非理性的炒作持续存在;而并非像2007年那般,抑制垃圾股炒作,甚至不惜运用行政手段打压股市。而此次,市场化的力量让A股完成自我调整,这有利股市未来的运行。

而从历史规律来看,单日暴跌次日出现较大幅度的反弹几乎是十拿九稳,目前单日暴跌已现,不必恐慌。

本轮牛市尚未走完,这是共识,目前最大分歧就是是否到了阶段性高点,即中期头部。

那么,判断中期趋势,下周初的走势至关重要,如果下周初走弱,那么中期头部成立,未来三个月看淡。如果下周初继续保持强势上行,那么市场仍旧在原有上升通道中,创新高可期。

操作上,牛市中的调整,通常都是由快速暴跌完成,因此恐慌不可取,切忌盲目追涨杀跌。高杠杆要慎用,指数越上涨,越应降低杠杆,甚至是不用杠杆。此外,牛市的大顶很少是尖顶的形式,反复上冲挑战某一压力线未果,才会构成最终的顶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马上注册

注:请填写正确的邮件地址和手机号码

1:邮件地址用于接收下载链接

2:手机号码用于接收验证信息

搜一搜
搜索
声明 :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以商业目的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2010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