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逆袭后下一个“黑天鹅”或是欧盟解体
2016年11月10日 下午2:41 点赞:1904

先有英国公投退欧,后有特朗普逆袭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经历今年连串“黑天鹅”冲击后,西方观察人士担心,下一只“黑天鹅”可能就在意大利、法国甚至德国诞生。下月开始,欧洲国家会迎来一系列选举和公投,奥地利、荷兰、法国、德国会先后启动大选。金融记者、财经专栏作者Matt Lynn指出,特朗普当选真正让人担忧是,这种强大的民粹主义力量接下来会在哪里爆发。他首先担心的是下月4日的意大利宪法改革公投。

2

意大利可能制造年度欧洲最大风险事件

如果这次意大利的公投否决改革,意大利可能将在明年初提前举行大选,主张进行退欧公投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可能上台。而五星运动党此前承诺,会就意大利是否离开欧元区举行公投。意大利选民未必不可能投票决定离开欧元区,要知道,加入欧元区后这个国家并没有走向繁荣,反而更加贫困,现在国内境况还不如2000年。

分析师认为,意大利公投才是今年欧洲最大的风险事件,在收入差距、高失业率等关键问题仍未解决之时,英国公投对欧洲影响极坏,助长了欧洲民粹政党的气焰。

1000

问题丛生的法国未必不会出意外

明年4月和5月法国将分别举行两轮总统选举投票。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领导人勒庞会参选。她的对手可能是立场中间偏右的前总理于贝(Alain Juppe)。于贝是少数可能让希拉里都显得像政界清流的“老油子”。而且法国的问题比美国还严重,加入欧元区后法国的制造业长期空心化,失业队伍庞大,薪资增长停滞不前。外界普遍认为勒庞不可能真正获胜,至少目前她重启法国法郎的主张看来还像在吹牛。法国选民已经两度在大选中支持“国民阵线”,只是在最后一刻才没有力挺这个反移民政党。而英国公退欧和特朗普获胜已经显示,大选中没有什么理所当然的事。

1000

德国也可能不会幸免

德国直到明年秋季才会开始全国大选。默克尔正在因为她最高调的一项政策既允许大批移民进入德国而备受争议。右翼民粹政党“德国另类选择”(AfD)的崛起已经迫使默克尔越来越依赖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人,问题是这种政党联盟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即便德国无碍,欧盟如果失去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法国与意大利也难以存活。一个国家民粹主义者的胜利无疑会给其他国家的民粹主义者壮声威。

1000

其他国家风险

奥地利会在意大利公投当日举行总统大选。这次选举可能选出二战以来西欧首位极右翼领袖。左翼绿党候选人Alexander Van der Bellen和反移民政党自由党的候选人Norbert Hofer支持率非常接近。

明年3月荷兰也会举行选举,约有13个党派会加入混战。荷兰政府有多党联盟、内阁地位不稳的传统。十多年来荷兰政坛不乏民粹主义者的身影。他们可能利用选举之机上位。目前荷兰反伊斯兰的自由党候选人Geert Wilders和现任首相Mark Rutte领导的自由民主党在一些民调中支持率接近。Rutte已经排除了自由党加入执政联盟的可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马上注册

注:请填写正确的邮件地址和手机号码

1:邮件地址用于接收下载链接

2:手机号码用于接收验证信息

搜一搜
搜索
声明 :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以商业目的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2010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