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格利茨:该和欧元说再见了

2016年9月19日 下午12:15

当前位置: 大通金融集团新闻网 > 斯蒂格利茨:该和欧元说再见了

1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欧元区便一直没有健康过。单一货币原本应该带来繁荣并巩固欧洲团结。但结果正好相反,一些欧元区国家遭受的萧条甚至比“大萧条”时期更严重。欧元区的结构、指引和构建欧元区的规则和制度存在更为根本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是无法克服的,是时候更全面地反思欧元了,甚至可以考虑放弃欧元。简单地说欧元先天不足,欧元剥夺了利率和汇率这两项关键的调整机制、而不加入取代它们的工具,几乎不可避免地使得宏观调控难以进行。再加上央行的使命是聚焦于通胀,而成员国仍然进一步受到财政赤字上限的约束,结果就是超高的失业率和持续低于潜在产出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在成员国借入不在其控制范围的货币、且没有控制贸易赤字的简单机制时,爆发危机是预料之中的。

从经济学角度看,只需要小幅改变规则就可以拯救欧元。建立一个共同的银行业联盟,最重要的是共同的存款保险体制;制定遏制贸易顺差的规则;发行欧元债券或建立其他类似的债务共担机制。货币政策在更大程度上关注就业、增长和稳定,而不仅仅盯着通胀。与此同时,产业和其他政策应该定位于帮助落后国家赶上领头羊。最重要的是:从紧缩政策转向以增长为导向的财政政策。但是这些似乎远远超越了当今欧洲的政治现实,德国仍然主张“欧洲不是拨款联盟”。

良好的货币安排无法确保繁荣;但有缺陷的安排会导致衰退和萧条。长期以来的经验表明,与衰退和萧条关联的种种货币安排都存在挂钩机制,即一国货币的币值紧盯另一国货币。单一货币既不是紧密经济和政治合作的必要条件,也不是此类合作的充分条件。欧洲需要聚焦于实现目标的关键。结束单一货币并不意味着终结欧洲一体化。欧盟的其他制度仍将存在:自由贸易和人口自由流动仍会继续。

有必要平稳过渡退出欧元,尽力实现友好分手,也许是转向一种“灵活的欧元”体系,包括强劲的北方欧元和较疲软的南方欧元。当然,这不会轻易实现。最难的问题是处理遗留债务。最简单的办法是对所有欧元债务进行重新计价,改为“南方欧元”债务。随着时间推移,汇率差异有望随着制度发展而变得更有限。灵活的欧元将是一种策略,在整合经济一体化现有成果的同时,为改革提供空间。

声明 :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以商业目的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2010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