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经济学”在日本虚晃一枪 推行近3年未惠及百姓
2015年9月10日 上午10:42 点赞:2842

65b979ed6cb793e

在日本自民党内“一人独大”的安倍晋三8日无投票连任党首。安倍执政的下一个3年,日本民众的经济生活将有何变化?在过去将近3年的时间里,“安倍经济学”中的“三支箭”只完成了大胆的金融政策一项,如果棘手的通缩问题无法解决,日本经济增长无从谈起,可能还是日本媒体预测的“两负结局”——GDP负增长和税负加重。经济是安倍政权是否稳固的一块压舱石。安倍连任后的日本,面临的经济难题更大,让很多日本学者开了“失败诊断书”的“安倍经济学”一旦老调重弹,日本民众的失落情绪仍将加重。

“安倍经济学”一开始就带有嘲讽的意思

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8日在发表为新总裁选举拟定的政策见解时,强调要重振经济、加强防务,并称“摆脱通缩是未来执政的最优先考虑”。9日,日经指数飙升7.71%,创史上第六大涨幅纪录,很快有分析人士称“过度萎缩的投资者信心开始改善”。但很多日本媒体并不乐观。8日,日本经济评论家、信州大学教授真壁昭夫在日本三大财经网站之一的“钻石在线”发文说:“‘安倍经济学’遭遇大逆风,安倍政权缺少了什么?”《日刊大众》杂志9月7日评论称:“安倍首相处于全盛期的执政势头开始显出阴影,安保法案、世界性股价下跌冲击等问题堆积如山,安倍政权果真可以如预想般安然无事存续下去吗?”报道说,今年4至6月,日本GDP呈现出负增长状态,而“安倍经济学”前路仍阴云密布,牵连到百姓的未来生活,将催生出1100万年收入不到200万日元的“工薪穷人”。该杂志还援引美国投资家吉姆·罗杰斯的预言说:“20年后再回顾现在的日本,大家会发现安倍就是导致日本经济崩坏的那个人。”

让日本民众接受“安倍经济学”这个词的是安倍晋三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朝日新闻》。2012年12月大选时,安倍麾下的自民党尚处于在野状态,在向执政的民主党挑战时,在经济政策上可以提出大胆但可以先不负责任的政策。安倍意外地把振兴经济当做选举大纲,并提出“三支箭”政策——大胆的金融政策、机动的财政政策和唤起民间投资的经济增长战略。安倍的选区在山口县,400多年前那里曾有武士模仿中国《魏书》中“一箭易折,十箭难断”的故事,提出“三箭难断”之说,日语简称“三支箭”。出生在山口县的安倍自然知道“三支箭”的来历。安倍没有当过知事(相当于省长),也没有做过经济大臣,给人的印象是对经济不感兴趣的,因此《朝日新闻》最初把“三支箭政策”概括为“安倍经济学”带有一些讽刺的意味。

曾经轰轰烈烈的“安倍经济学”,从2012年年底提出到现在已近3年。日本经济看似变了,但又远未从失落中走出。随着内阁推进安保法,“安倍军事学”盖过“安倍经济学”,但日本民众需要改善生活,让国家经济转为增长,不要总是一谈日本经济就是“失落的多少年”。

《日刊大众》杂志还对安倍政权想尽一切办法从民众手中敛财的做法表示了不满。日本社会评论家小泽辽子愤怒地说:“安倍政权甚至想向走到人生终点的人征收死亡消费税。这真是太乱来了。”日本预定2017年4月消费税将上涨至10%,这样的话,年收入约500万日元的阶层每年税负将增加12万日元。

日本“没出口、没消费、没投资”

安倍再次执政后,日元开始由高走低,2012年11月,1美元平均兑换80日元,到今年8月已下滑到1美元兑换123日元,日元约贬值35%。为何日元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内出现如此快速的下滑,而世界各国对日元的下调基本上没有提出太多的批评?“我们已经在经济上失落了20年,常年失落却能在汇率上一天比一天强势。哪里有这样的道理?”经济评论家山口告诉笔者。经济失落的结果让日元汇率下滑,这是个正常的现象。

日元贬值,与安倍内阁主张的“大胆的金融政策”有关。所谓大胆就是开闸放水,让大量的货币流入市场,货币多了,汇率自然就能降下来。日本企业非常“享受”这种贬值。日本三大财经网站之一的“东洋经济在线”今年初算了这样一笔账:日元汇率每下调1日元,丰田公司的效益就增加400亿日元。“安倍经济学”首先给日本企业带来了这样的效果——让企业效益看起来很好,尤其是不进行任何设备投资、不裁员的背景下,效益一个劲往上蹿,何乐而不为?企业“效益”如此好,上市企业的股价自然会飙升。

国际社会对日元贬值最为担心的是日本产品的出口剧增,但这次人们发现,日本这三年的出口并未增加。在神户一家生产离合器的企业,老板板垣告诉笔者:“我很清楚以现在的汇率在日本生产比在世界其他国家要有竞争力,但我们的企业已在国外建立生产销售体制,现在打破这种平衡,改由日本生产,再出口到国外,那么我们的投资就会泡汤,而今后一旦日元升值,再到国外建立生产销售体制,恐怕已难以和国外的其他厂家竞争。”

在板垣老板看来,日本大量零部件、成品出口的时代已一去不返。笔者这两年逛日本的百货商店,发现过去只有在开学前才会摆在货架上的小学生书包,现在开始常年摆放,据说是受到一些国外游客的青睐。但据笔者了解,日本的书包生产企业没有哪家敢大量生产,因为日本市场的需求有限,盲目生产又担心不能大量出口。同样的例子还有“和牛肉”。外国开始销售昂贵的“和牛肉”后,日元一贬值,突然便宜了30%。但日本农家不会因为日元贬值而纷纷投资养牛业。让农民大量饲养和牛然后出口很不现实,一头牛养育起来花时间,饲养过程需要技术和资本。

没有出口,国内消费市场不振,企业便不会在日本国内投资。在日本几乎看不到扩建厂房的现象,去各家企业问问,发现大家都在股市上赚了不少钱,不用向银行申请融资就能建厂,但人们看不到企业对外发布新的投资战略,产业新技术、新产品的消息很少在日本看到。没出口、没消费、没投资,让“安倍经济学”成了虚晃一枪的经济政策。

政治右倾和老龄化扯后腿

最近一段时间,《日本经济新闻》等日本媒体把影响日本股市、汇市的原因归结为“中国经济的不稳定”,并断言“安倍经济学”不行,其他国家的经济将更难见天日。据笔者观察,“安倍经济学”明显发生破绽时,日本国内亟需一种舆论,表现日本在经济基础的各个层面比其他国家好,即使在经济数据上一时不如其他国家,也要相信日本的制度依旧稳定,企业保有持续盈利的能力。不过,在9月初的G20财长会上,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对中国经济指手画脚,结果反遭到外界嘲笑。

“其实‘安倍经济学’正淡出日本人的视野,这里有种无奈。”一名在日本商社企业工作的高管这样告诉笔者。在他看来,指望日渐老龄化、少子化的日本市场需求出现增加,几乎等于痴人说梦。老龄化社会的最大特点是消费市场萎缩,劳动人口剧减,技术革新停滞,社会活力丧失。这个时候让安倍内阁专注经济,推行增长战略,实现经济增长可谓难上加难。

安倍刚上台时,常年采访政治家、与自民党交往颇多的日本评论家盐田潮就敏锐地觉察到日本的矛盾。盐田的看法是:“一方面是民众对恢复经济走出失落抱着巨大期待,另一方面是安倍对加强军事力量,提升日本外交影响兴致勃勃。”但这里有一个悖论:如果安倍政权不去推行右倾路线,而是与东亚国家和解,日本与东亚、东南亚全面合作,“安倍经济学”又会出现何种变化?可惜这几乎无法想象。

现在,笔者在日本可以向任何人问这样一个问题:眼下安倍内阁的最大国家目标是什么?所有人会给出一个结论:实现安保法案在议会的通过。这样的政权或许无法认真修正和调整“安倍经济学”,至少在今后安倍任职期间,让股价维持在2万点以上,汇率在1美元兑换125日元以下已非常困难,“安倍经济学”最有代表性的两个指标已经失去评判成果的意义,而更见效的财政政策、经济增长政策,过去近3年时间没有拿出来,今后就更难以拿出。(作者陈言为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马上注册

注:请填写正确的邮件地址和手机号码

1:邮件地址用于接收下载链接

2:手机号码用于接收验证信息

搜一搜
搜索
声明 :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以商业目的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2010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