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我的大通
注册成为IB
联系我们:400-818-8878

当前位置: 大通金融集团新闻网 > 新闻评论 > 新兴市场债务激增是危机之兆?

新兴市场债务激增是危机之兆?

2015年8月27日 上午10:09

QQ截图20150827100723

除了这两个地方,中国内地也十分突出。不算香港和新加坡,中国内地的私人非金融信贷占GDP比例上升最多,为42.7个百分点。以美元计算,中国内地的私人非金融部门债务存量也是最高的,达到约14.97万亿美元,超过摩根大通分析的20个新兴市场国家此类债务总和(26.38万亿美元)的一半。

在中国之后,债务存量最大的国家是韩国(2.3万亿美元)、巴西(1.61万亿美元)和印度(1.2万亿美元)。

全球金融危机后,土耳其、泰国和巴西的债务占GDP比例的上升也超过了30个百分点,勒普顿称这些数字“很大”。

20个国家中,该指标出现下降的只有三个国家:匈牙利、南非和阿根廷。阿根廷还是所有国家中债务比例最低的(占GDP的15.4%),其后是墨西哥和印度尼西亚。

然而,摩根大通的分析表明,只有约8%的负债是以外币计价的,这减轻了新兴市场货币相对美元持续走弱会造成偿债负担上升的忧虑。

在中国,这一数字仅为约2%,尽管此类债务的数额依然达到约3000亿美元。

以外币计价的私人债务比例最高的国家是墨西哥(47%)、匈牙利(43%)、新加坡(40%)、土耳其(27%)和巴西(23%)。

摩根大通的核心预期是,美联储到2016年底将累计加息175个基点。这远高于市场预期的加息约100个基点。

“从市场的角度来说,这多少将令人不安,”勒普顿说。